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等(HE)

推荐一波大大的文,写的真心好好啊!
手动为少爷的情话点赞👍 @瑞王府家的傻女儿

瑞王府家的傻女儿:

“今天我们有幸请到你们最喜欢的作家孟瑞,来我们欢迎他。”


 


 


 


“大家好,我是孟瑞。”孟瑞对着镜头打了招呼


 


 


 


“那么我们也知道,孟老师最近也出了新书对吧,能不能介绍一下这本书的内容。”主持人抛出第一个问题。


 


 


 


“嗯,这本书讲的是我的故事吧,但又不太像,至于为什么这么说还请多多关注我的书。”孟瑞依旧是像之前那样回答,倒也不算只不过在那个人宣布退出娱乐圈后他也就没什么兴趣再演下去,倒是本本分分写起了书画起了画。


 


 


 


 


“额,那是什么让你想写下这本书呢?”主持人不好接话,就着该有的专业素养把问题问下去了。


 


 


 


“写书的契机吗,就像记录下生活吧同时也想告诉他早点回来。”孟瑞垂下眼眼睛里的东西看不清就算看清了也说不出来吧。


 


 


 


 


孟瑞和王博文在五年前就结了婚,家里的老人都同意了只是在结婚没多久,王博文就宣布退出娱乐圈。那天他们吵了一架,孟瑞知道小孩儿最喜欢唱歌他不知道小孩儿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也不敢知道。


 


 


   






也是在那天之后孟瑞答应王博文让他去旅游,就真的单纯旅游,每次出发王博文都会把手机放在家就把该带的带上,孟瑞知道小孩儿为什么突然说要去旅游,可谁知每次都是一年甚至好几年不会来,天知道他每天看着照片想他想到发疯,晚上睡觉会被噩梦惊醒。梦里面都是小孩儿的笑脸可慢慢就不见了掉到悬崖下。


 


 




“孟老师?”主持人的声音把孟瑞拉了回来










“啊,不好意思啊最近有些累。”孟瑞对着主持人笑了笑“还有什么问题,就问吧。”


 


 






 


“各位也都知道孟老师之前是演员嘛,想问一下有没有打算接戏。”主持人捏了把汗,这谁选得问题啊。


 


 








 


“暂时还没有,因为一直找不到好的剧本,也没有特别想合作的演员。”孟瑞听到问题的时候有些想笑,都这么久了还是会有人问啊


 


 


 






“那接下来是粉丝提问环节。”主持人好不容易熬到这个环节,结果粉丝的问题比这几个还要刁钻。


 


 


 








“就是想问一下孟老师,为什么当时要息影,是因为哪些原因或者那些人?”粉丝手上戴着黄色的丝带,眼眶泛红。


 


 


 








“我没有息影,只是不想接戏了,因为...你想的那个人。”孟瑞回答完问题后那个女孩还是哭了,他知道为什么也是看到女孩的丝带才把人叫起来问问题的。


 


 


 


 






“想问一下,那个人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其实我也不知道好不好,只是想让你们安心。


 


 


 


 


粉丝问完问题之后,流程也快走完了。


 


 


 


“回去吧,说不定他回来了呢。”孟瑞朝着司机说。


 








回到家后看到灯是亮的,孟瑞看了眼日期,还没到时间怎么回来了


 


 






“回来了,什么时候到的。”孟瑞在玄关处换着鞋,沙发上的人还没来得及把背包卸下。


 


 


 






“刚到家。”王博文把包放好后倒了杯水,“没有汽水吗”小口小口嘬着


 


 






“没有,少喝点,你都去了哪里啊?”孟瑞随手把包里的东西拿出来整理好。


 


 


 






“唔..我不想说,好累啊。”王博文把杯子放下凑过去抱着孟瑞。


 


 


 






“那睡觉吧,先去洗澡。”孟瑞转过身子把埋在自己怀里的头捧起来亲了亲额头就把人推进浴室。


 


 


 


 


 




两人洗完澡就睡了,第二天孟瑞有工作王博文在床上赖了好久才发现已经中午了


 


 






 


王博文在家里走了一圈,虽说婚已经结了可房子还没好好看过,书房,客厅,卧室,每到一个地方就拍一张这样去到其他地方就有东西可以看了。


 


 








书房里大部分都是画册还有就是几本比较经典的著作还有就是孟瑞自己的书稿和画稿了,王博文翻着画稿发现每张画里都有一个男孩,手上翻着画稿嘴角扬了起来,忽然想起在国外的时候那个老婆婆说:“当一个人很爱一个人的时候就会把他爱的那个人写在他的书里,画在他的画里。”有时候一些不经意的东西才更能体现内心吧。


 


 


 








“我今天不回来了,公司那边出了问题,我签完售得赶过去。你自己吃好点。”王博文看着手机里的信息笑了笑,也不知道在笑什么。


 


 








王博文在家自己煮了点面吃过之后就把之前没寄回来的明信片都翻出来,一张一张按照时间顺序装在信封里放在书房。把这些都做完之后便躺床上写这一年遇到的人和事,可以给孟瑞一些灵感吧,谁知打着打着字就抱着电脑睡着了。


 


 






 


半夜处理完事情的孟瑞回来后看到王博文就这么睡着了有些心疼又感动,他知道这人的习惯回来了会写些素材给他,孟瑞把人放进被窝后亲了亲小孩儿的额头就睡了。


 


 






 


 


好几天孟瑞都因为工作回不去说是因为工作倒不如说自己烦了吧,他烦那种若有若无的距离,他烦每当那个人在外头的时候自己担心的要死可那个人在外面玩的开心,他烦每次想那个人想到蚀骨的时候那个人不在身边。


 


 


 






“干嘛呢”孟瑞看着那人的消息


 


 


 


“在和股东谈投资的事情。”


 






 


 


“喝多没?等会儿怎么回?”


 


 






 


“没有,等会有人送。”


 


 








孟瑞刚把手机按灭,林霖铃看着孟瑞便过去把手放在孟瑞大腿上。孟瑞眯了眯眼,是刚才给的信息不够吗,孟瑞把叉子放下后微微起身取餐桌远处的糕点,林霖铃见状也暂时收回了手,孟瑞再坐下她刚准备开口,孟瑞却比她先一步薄唇微启。


 


 






“我结婚了,林小姐。”


 








林霖铃嘴角一僵,不过只是一瞬,她看上的不过就是孟瑞这张脸,在他们这个圈子里看上了就直接表达,不过一夜的事,但孟瑞这么说就明显是拒绝了,林霖铃拿起桌上的红酒喝了一口,“我之前听你下属说你是单身。”


 








孟瑞微微抬着眼,脑袋还是不在状态的晕乎,“我已经结婚快六年了。”


 


 


 


虽然不能常常看到他。


 


 


 


 


手机再次震动,孟瑞低眸,王博文最新回复


 


 


 


“嗯,回来早点,别喝太多,你让你那些秘书之类的挡一下。”


 


 


 


王博文躺在床上没收到回复,结果手一抖手机砸在脸上顺着床沿掉进了床和墙的缝隙里,王博文揉了揉鼻子,找了个扫帚废了大事才把手机弄出来,然后看到没有回复就把手机按灭了但想了想又发了条消息。


 


 


 


按灭屏幕闭上眼,睡意在一分钟汹涌抵达。


 


 


 


床边有他的派大星和自己的派大星靠在一起,身上有和他一样的沐浴露的味道,这是他一年来最安稳的时候。


 


 


 








这一年他走了六十多个城市,二十多个国家,一路穷游,在科尔马花船上睡了一整夜,或者绕着布里恩茨湖走一整天。他知道这世界还有千万风景等着他莅临。


 


 


 


 






这六年的时间里两个人待在一起的时间不过三年,孟瑞是属于他的另一个极端,孟瑞做每件事都要考虑他,对于王博文来说他觉得不必要因为从某种意义上孟瑞是他一个人的但又不是,他觉得自己有些像舒念了吧总是患得患失。


 


 








直到他们结婚他都觉得是小说里的情节,不真实但又很幸福。


 








从自己说要去旅游开始孟瑞就会替他收拾好远行的背包,保存好每一张船票,然后等王博文回来的时候听他讲这一路的惊喜。


 


 


 


 


不过王博文会到了一个地方就寄一张明信片和大大小小的礼物,那个铁塔算是大的,有时候只有一片阿尔卑巴赫的枯叶。


 


 


 


 


“那你快回来,我好饿。”孟瑞刚和客户以及股东介绍完项目,抽出手机看到两个多小时之前王博文的新消息。


 


 


 


短短八个字,孟瑞就能知道那边的人是什么表情是什么心情。


 


 






 


“孟总这是和女朋友发信息呢,表情那么温柔。”随行的男助理看见孟瑞的神情们忍住八卦属性。


 


 


 






似乎是酒精麻痹了大脑神经,孟瑞抬眸愣了愣,“什么?”


 


 


 








“没事,就是想和你说声谢谢,今天要不是你早结束这单应酬,估计这会儿我女朋友该生气了。”男助理扬了扬手里的蛋糕,“不过今天吩咐的蛋糕买多了,我就拿些回去。”


 


 


 








“小事。”孟瑞看着那边的蛋糕,想着王博文挺喜欢吃甜的要不要带点回去。


 


 


 








 


男助理说了声再见就走了,孟瑞低下头给王博文发了条语音“这边有蛋糕,你要不要吃,我准备回来了。”


 








那边回复的很快,但声音好像刚刚醒,还带着鼻音,“什么蛋糕?”


 


 








孟瑞敲字,“大蛋糕。”








 


 


“吃!!!!”


 


 


 








孟瑞过去拿了个最大的,然后把司机叫来,等司机的时候客户和股东一个一个离开,上车前例行的寒暄让孟瑞莫名的烦躁,夜色终是倾了城,寸寸湮没了头顶盘旋的光亮,也就没人在去探寻,这是否是如过去一样的归心似箭。


 


 


 


 






不过王博文还是没有撑到孟瑞回来,孟瑞把蛋糕放在餐桌上先去洗了个澡,洗完澡后掀开被子躺进那一片温热里,冰凉的手脚没一会儿就回温了,平躺一会儿就把身边人捞到自己怀里,手指来回滑着没有半点赘肉的小腹。


 


 


 


 


 


疼了大半天的头终是落地,孟瑞鼻尖抵在王博文的后颈,意识消失得很快,所以他不知道没过多久,怀里的人还像过去六年一样,骨节分明的手浅握着他的拇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摩挲。


 


 


 


 


 


 


本能一般。


 


 


 


 


月光落在窗檐的角度仿佛沁满了长久。


 


 


 


 


王博文说这次要一直留到纪念日那天,孟瑞听了就把一直坐在他身上给他扎小辫的人扑到床上,“你都没钱了,还不乖。”


 


 


 


星期天的太阳比平时都要柔和。


 


 


 


 


 


 


王博文翻了个身在一旁看着孟瑞头上的小辫还是满意的,他站起来给了孟瑞一个wink扭着屁股朝孟瑞的方向送了一下,“随时卖身要钱”


 


 


 


配合着略微粉红的脸颊,孟瑞两秒以后又把人扑到床上,昨天休息好了今天就身体力行。


 


 


 


 


结果小孩把人推开,“这么久了还这么呜呜渣渣的。”说完就进了浴室


 


 


 


王博文洗完澡后吹干头发出来就看到孟瑞躺在床上神态安详,踢了一下那人的屁股也没反应,王博文叹了口气就去了厨房。刚把番茄对半切开就被人从后面抱住了,王博文微惊回头。


 


 


 


一年后的第一个吻。


 


 


 


王博文一手握着刀一手捏住孟瑞的袖口仰头回应,习惯的频率气味角度惹得孟瑞越吻越凶,似乎想用力吻什么进王博文身体里。


 


 


 


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王博文有些受不住地嘤咛,几声过后孟瑞停了下来,额头抵着王博文的头发,王博文偏着头,侧脸从脸颊粉到耳尖,衬的皮肤愈加白皙。


 


 


孟瑞微微低腰把人扛起来往卧室里走,王博文扶着,孟瑞的肩看着案板上渐行渐远的番茄,“孟瑞你不饿吗。”


 


“饿”


 


 


“那我们先吃饭?”


 


 


 


“我这不在准备吃吗?”


 


 


 


孟瑞把王博文放在床上然后一把撤掉王博文的底裤欺身而上,眼底的危险一览无余,“饭都熟了,我还能不吃吗?”


 


 


 


“....”


 


 


 


 


柔软的唇齿黏上来,丝丝密密的麻意顺着背脊爬上王博文的神经,孟瑞还是最喜欢折磨他的后颈,一又一遍反反复复不知疲倦。


 


 


 


 


王博文眼里的水装着孟瑞的眉眼。


 


 


 


只是这人哪里不一样了,看向他的眼神里多了些别的东西。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想清,又再一次被弄没了意识。


 


 


 


暂离的垂钓者为即将到来的丰收静默,从未抵达的黄昏也终是铺天盖地。


 


 


离过年还有一个月,孟瑞的签售会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公司那边工作量也加大处理的文件也越来越多,只是男助理家里出了点事休了假就让人安排了个秘书陈橙,漂亮大方,办事能力强。


 


 


 


本来是不想要女助理的但是这办事能力不要太浪费,孟瑞也没多想,出门应酬都带着陈橙。


 


 


 


因为快过年了,生意也来得多,王博文每天都是深夜从陈橙手里接过喝高了的孟瑞,早晨王博文还没醒孟瑞就离开家去了编辑部接着在赶过去公司那边。


 


 


 


前前后后快五天,两个人没说过一句话。


 


 


 


 


周六加完班的陈橙说三个合作方晚上在瑞王酒店设了局说是谈合作要孟瑞务必参加。


 


 


务必?


 


 


 


孟瑞盯着电脑屏幕一分钟才动了动眸,“知道了。”


 


 


孟瑞拿出手机,在微信界面僵了僵,像之前那样给王博文发了消息“晚上又有饭局,不回去了。”


 


 


 


那边倒是回复的快“少喝点”


 


 


 


“知道了,你吃什么?”


 


 


 


“再说吧,你别管了。”


信息提示音很快消失了。


 


 


“好”


 


 


 


 


心脏减速跳动的时间里连指尖都在酸痛,孟瑞站起来把大衣穿上,矫情或许真的不合适过了五年的婚姻。


 


 


 


 


那天晚上孟瑞被三个合作方灌酒,喝到走路都是浮的,开始的时候孟瑞告诉陈橙说如果不行就给王博文发信息说清楚,别让人担心就行。陈橙一直以为王博文是孟瑞的亲戚,远房表弟那种,所以就一五一十告诉了王博文。


 


 


 


结果半个小时后他扶着孟瑞半躺在休息室里的沙发上的时候,就听到了那个清冽的声音。


 


 


“我来吧。”


 


 


陈橙抬眸半愣的功夫,王博文已经伸手捏住了她手里的孟瑞的胳膊,然后实力让孟瑞的脑袋靠在自己肩膀上,整个过程,没有一丝表情。


 


 


 


 


王博文从家里带了解酒药,但孟瑞一点意识都没有,根本没办法吃,王博文偏头看着陈橙,“你能回避一下吗?”


 


 


 


“啊?哦,好。”


 


 


 


陈橙走出去拉上门,但是留了一条缝,好奇心从心底滋生进脑袋只用了三秒,然后王博文捏着孟瑞的下巴将药在吻化在孟瑞嘴里的五分钟就一秒不差的装进了陈橙眼里。


 


拼了命抑制住惊呼,陈橙满脸通红。


 


 


 


 


孟瑞是早上七点多醒的,睁眼发现自己躺在宾馆的床上,然后就转眼看见王博文趴在他手边睡熟的侧脸,眉头浅皱粉唇微嘟,是王博文没有安全感才出现的表情。


 


 


 


孟瑞拧着眉王博文脚边放着小盆和毛巾,还没干,应该不到两小时之前他就吐过一次,这家伙趴在这里一夜,而自己躺在两米宽的床上浑然不知。


 


 


 


 


孟瑞黑着脸把趴在床边的人抱上床,动作很轻但王博文还是醒了,眼皮睁不开但伸了胳膊挂上他的脖颈将人拉近,“早上去喝点粥,不然胃会疼。”


 


 


 


 


“为什么不上床睡?”


 


 


 


 


“吐得跟个鬼一样。”


 


 


 


 


“那你为什么不披件衣服再睡?我的大衣就在那儿,你为什么不披在身上,王博文你认为这里已经热到你可以光着睡觉了是吗?”


 


 


 


“....我穿着衣服,毛衣卫衣,还有很多,谁光着啊”王博文本来就困谁知这人还和他兴师问罪。


 


 


 


“大冬天不盖被子睡觉,不是跟光着一样?你是不是没有一点这方面的意识。”


 


 


王博文微微睁开眼看进孟瑞的眼里半天没反应。


 


 


 


这一眼熄了孟瑞的火,眼里的眼色暗了暗,但眉头还是拧着,“怎么了?”


 


 


 


王博文没说话,伸手轻碰孟瑞拧起的眉头。


 


 


 


就是想看看你和我说话的样子,感觉很久没有了。


 


 


 


 


“没有。”王博文重新闭上了眼,“我不想在这睡,我们回家睡好不好。”


 


 


 


 


 


 


孟瑞还是很少回家。


 


 


 


剩半个月过年的时间几乎见不到孟瑞,微信总说加班,太晚就睡在工作室。


 


 


 


 


王博文吧孟瑞所有的衬衣都拿出来扔进滚筒洗衣机,然后晾满整个阳台,结果丢了一半。


 


 


 


于是王博文把剩下的都扔了。


 


 


 


王博文在家里闲得慌,去了趟电影院,买了最近刚上映的爱情片,内容故事应该都是孟瑞喜欢的类型,拿着票转过走廊,清秀的眉眼一低。


 


 


看来这电影孟瑞确实喜欢。


 


 


 


 


那个快十天不回家的人斜斜靠在墙上,手里提着女士的黑色双肩包。


 


 


 


 


 


王博文往后退了一步。


 


 


 


 


女生看起来比他要小。


 


 


 


 


 


 


 


王博文站在原地看着孟瑞带着那个女生进了放映厅,一个半小时的电影,王博文买了可乐和爆米花坐在门口发了一个半小时的呆,然后他的双眸就在向他而行的人群里对上了那双自己熟到不行的眼睛。


 


 


 


 


望着他干嘛。


 


 


 


 


生活怎么就这么像狗血的偶像剧剧情呢?


 


 


 


 


王博文起身把分文未动的可乐和爆米花扔进垃圾桶,然后转身走进还能哈出寒气的温度里。


 


 


特别冷,冷的刺骨。


 


 


 


 


 


 


 


王博文刚把背包从床底下拉出来,孟瑞就回了家。


 


 


 


 


几步走过去把房间一把摔上落锁,刚把门锁上,下一秒,孟瑞就拿着钥匙开了门。


 


 


 


“她是我大姨的女儿,今年才22.”


 


 


 


“我那年好像也22.”王博文转头看向孟瑞的眼里装满了讽刺,“你不就好这口。”


 


 


 


 


情绪逼出了王博文的刺,扎的孟瑞生疼,“我好哪口?!王博文?”


 


 


 


 


 


“孟瑞,你有多少个亲戚我不知道么。我明天就走,你可以回来住了和她。”


 


 


 


 


话落房间突然没了声音。


 


 


 


 


孟瑞像那天早晨,没有接话。


 


 


王博文就在这沉默里收拾好了背包,拉好背包的一瞬间又抄起背包狠狠砸在了孟瑞身上,还没站稳又被王博文用手肘一把抵在墙上,两人的鼻尖相碰,王博文眼里流淌过真正的难受,“你现在是连话也没有了是吗?”


 


 


 


 


孟瑞还是低眸看着王博文没说话,视线总带着看不懂的东西。


 


 


 


 


“好。”王博文脸色惨白的收了力,提起地上的背包,“我走。”


 


 


 


 


王博文打开房门眼神冰冷,只是他还没迈脚,沉沉的声线就从身后绕进王博文耳朵


 


 


 


 


“你相机没带。”


 


 


 


 


孟瑞手上拿着王博文的相机和充电器。


 


 


 


孟瑞低头把玩着那个相机,眼底的情绪看不清,“一共26天12个小时。”


 


 


 


“什么?”王博文拧眉


 


 


 


 


“你一共等了我26天12个小时。”


 


 


“不行了吗”


 


 


 


 


“那你知道我等了你多久?”


 


 


 


 


 


“王博文儿,你算得清吗?”


 


 


 


 


王博文彻底僵在原地。


 


 


 


 


 


孟瑞是烦了。


 


 


 


 


 


好受吗?


 


 


不好受,他知道的。


 


 


 


所以每一年都在心软,所以终于下定决心惩罚他可反而更像惩罚自己。


 


 


 


 


 


“你就只会为了你的相机回头看我一眼。”孟瑞滚动着喉结咽下苦涩,把王博文的相机好好放在一边


 


 


 


 


我却舍不得砸碎你的相机。


 


 


 


王博文瞬间红了眼眶,手指一松,背包落地。


 


 


 


 


 


 


“你别走了”


 


 


 


 


一直以来走的人都是你。



孟瑞走到王博文身边吻了吻王博文的额头。


 


 


 


 


“该走的是我。”


 


 


 


 


关门的声音很轻,落在地上无半点声响,就像孟瑞对他一样,温柔的霸道的幼稚的,孟瑞眼里的温柔都是给他王博文的,孟瑞会随他喜,随他怒,只要他想玩,多累孟瑞都会比他晚睡。


 


 


 


 


王博文微微偏头,眼泪顺着鼻梁落下。


 


 


 


在去签售会的路上孟瑞的手机忽然震动。


 


 


 


 


“少爷,外卖我吃吐了,我要吃小龙虾。”


 


 


“配送范围的小龙虾都不好吃。”


 


 


 


 


软软的奶音有些闷带着撒娇和耍赖,钻进孟瑞的耳膜,那瞬间孟瑞只有一个想法。


 


 


 


 


 


这辈子是输了。


 


 


 


 


 


即使王博文让他等一辈子,估计他也是发疯生气崩溃然后还得继续等下去。


 


 


 


 


“你回来,孟瑞。”


 


 


“我不走了。”


 


 


 


那人却也没想再让他等下去。


 


 


 


 


 


“吃什么味的。”


 


 


 


 


“麻辣。”


 


 


 


“.....”


 


 


 


“那椒盐吧。”


 


 


 


“好。”


 


 


 


王博文一下挂了电话。


 


 


 


哄他还带脾气。


 


 


 


 


 


孟瑞眯了眯眼叫了停车,把人都赶下车后又告诉媛媛不去了,接着就开车跑了。


 


 


 


媛媛站在原地凌乱,心里骂了好几遍王博文。想想粉丝和记者头又大起来。


 


 


 


孟瑞这辈子怕死被吃的死死的。


 


 


 


孟瑞没想到王博文会在车库等他。


 


 


 


他看着王博文被冻红的鼻尖,看了那人眼睛十秒后把小龙虾重新放进了车里,然后在那人疑惑的表情里几步走进再一把将人拉近,低下头对准嘴唇就咬了下去。


 


 


 


 


王博文一惊连忙去推孟瑞,但腰被孟瑞的手臂收的太紧根本没办法把人推开,索性破罐子破摔回应起来。


 


 


 


 


“少爷,我们回家....唔....好不好。”


 


 


 



“车上。”


 


 


 


“我想回家。”


 


 


 


孟瑞慢慢站直,眼底清明了些许,“回家吧。”


 


 


 


 


可看到王博文的眼睛时,又冲走了理智,抓住人塞进车里就压了上去,孟瑞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不停地吻他。


 


 


 


 


 


 


小龙虾孟瑞还是给他带的麻辣,但是王博文能吃是在三个小时之后,结果孟瑞说他现在不能吃辣就把小龙虾冷藏起来又给煮了粥。


 


 


 


快被榨干的王博文在床上无力反驳,


 


 


 


 


 


 


“对不起。”


 


 


 


 


“怎么了,到什么歉。”孟瑞玩着怀里人的头发。


 


 


 


“就是我误会你了啊。”


 


 


 


“嗯,还有呢”


 


 


 


 


“我以后不会出去了。”


 


 


 


孟瑞一怔,自从王博文不唱歌以后旅行几乎是他唯一的兴趣。


 


 


 


 


 


等待的滋味不好受,王博文尝过了。他的生命里是他好奇的世界和孟瑞,但他发现,放弃世界要更容易。


 


 


 


 


等又被拉开,


 


 


 


“你那一百万相机拍出来的风景很美你不要了?”


 


 


 


“嗯。”


 


 


 


“你还有700多个地方要去,你不去了?”


 


 


 


“嗯”


 


 


 


“就因为我?”


 


 


 


“嗯,嗯?不,不是,我是.....我是想休息了。”


 


 


 


 


为了他还不想让他愧疚。


 


 


 


 


沉甸甸的心装满了糖水。


 


 


 


“哪都不去了。”


 


 


 


“那个小女孩儿你觉得漂亮吗?”


 


 


“王博文。”


 


 


“问你话呢”


 


 


 


 


“我孟瑞就一双眼,一张嘴,一双手,一根老二,我看的,吻得,干的,都是你王博文,这辈子不会再有别人,懂了吗?”


 


 


 


 


 


 


 


 


 


 


 


 


孟瑞的新书出来了,前言是这样的


 


 


 


 


 


 


“我是说书人,也是写书人,书里的故事关于我关于我们,我爱他这件事很多人知道,他爱我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们很幸福,你说这都是假的,好,但有一件事绝对是真的,那就是我爱他,很爱很爱他。”


 


 


 


 


 


 


从今往后你的每一本书,都有我的影子。


 


 


 


 


最后的最后想说一句,之前的让我爱你是搬运的哦,这个才是自己写的

19 Aug 2017
 
评论
 
热度(57)
  1. 斯内普的洗发水瑞王府家的傻女儿 转载了此文字
    推荐一波大大的文,写的真心好好啊!手动为少爷的情话点赞👍 @瑞王府家的傻女儿